网站首页 爱的法兰西


左岸咖啡



巴黎塞纳河左岸咖啡分布图   
    在巴黎,无人不知左岸是巴黎最小资的地方。也正是如此,在左岸的街头巷尾您很容易就会撞见一颗非常出名的脑袋。但是, 左岸更值得人们在此漫步,一边欣赏着左岸的独到风景,一边细细的体味着巴黎的另一种味道。请随着您的向导,跟我们一起来闲步塞纳左岸……



左岸咖啡第一站:塞纳河畔的左岸咖啡(巴黎第五、第六和第七区)


巴黎咖啡馆    在法语里“咖啡”和“咖啡馆”其实是一个词,法语里的“左岸咖啡”其实指的是首都巴黎塞纳河左岸的咖啡馆。而中文里的“左岸咖啡”则更多偏重于一个知名的品牌,一丝不同的情调,一种小资的生活。


    让我们从巴黎的第五区开始我们的步行吧。我们首先来到紧邻塞纳河岸,在离塞纳河中的圣路易岛和著名的巴黎圣母院只有几百米飞行距离的座落于嘎朗德路 (rue Galande)上的我们今天将要访问的第一家具有餐馆、酒吧、咖啡馆和夜总会多重功能的cabaret:les 3 Mailletz 。如果我告诉您这家餐馆自1230年以来一直使用着这个名字您会有什么反应?吃惊吗?现在还早了点,因为我们的参观还没正式开始呢。在这家餐馆的内部您可以看到始建于公元四世纪和六世纪的石制穹顶地窖。当夜幕降临,您在这家古老的餐馆里用过几道时令传统菜肴后,精彩的表演开始了。谁人能够抵制巴黎的迷人夜色,抵制精彩的歌舞表演和各门各类才华横溢的艺术家的献艺呢?


    离开这个小酒馆,不必走出很远就到了只隔着两个门牌号的“地牢的墓穴(le caveau des oubliettes)”中。首先要遵守的规矩是:不要以来到这个名字有点恐怖的小酒馆而暗自得意。强烈建议您在听爵士乐队演奏的同时仔细看看自己周边的事物。您将会发现自己原来身处在一座建成于十二世纪的穹顶地窖内!如果您不害怕的话,不妨去参观一下中世纪的地牢。也许它会让您背上冒凉气,但这里会让您真的有回到古老的历史中去的感觉。您不妨试想一下把脑袋放在那座1793年的刀刃依旧锋利的真正的断头台*上的感觉。时间在此写下了许多真实的故事,一些著名的人物在这个特别之地经历了他们人生中几段惊心动魄的时刻……看,那不是约翰尼・德普(Johnny Depp)吗!


巴黎左岸选择咖啡馆
一次难忘的旅游其实并不需要经历很长时间,也不必非去参观那些世界奇迹、历史名胜。如果您只有一小段不是很长的休假时间,不妨来巴黎第五区有着全景视角的林荫大道逛逛,在那里您可以看到宏伟的巴黎圣母院的整体侧影。您的目光无需移离这座古老神圣的建筑就可以在“小桥咖啡(café du Petit Pont)”的咖啡浓香中坐下。巴黎的历史从未远离过我们,它随着我们一直来到这里:这是座在公元九世纪就非常出名的建筑,这里曾经是一座木制堡垒,而堡垒的前身则是一座监狱。而如今,这家咖啡馆则将其内部原先阴冷的监狱设施改为舒适的现代化装修并在其外部加铺了一块露天场地。当然,外部的露天场地在冬天是有供暖社备的,所以即使在冬天,您也可以坐在“小桥咖啡”广阔的露天场地里一边远望高大宏伟的巴黎圣母院一边细品温暖浓香的左岸咖啡。


    巴黎第六区将是我们下一站要去的地方,那里有几个经典的地方我们将向您一一介绍。
让我们首先在蒙巴赫纳斯林荫大道上随意逛逛。忘了告诉您,如果您在这条大道上逛肯定会来到“选择(le Select)”门前。走进大门,您的第一感觉是灵魂深处在被一种神秘的力量召唤,您的心脏在这里用重低音跳动。在这里您的选择不更多一分亦不会少一秒,一切都刚刚好。这就是选择,一个可供哲人思考的地方。自1923年以来,不知有多少艺术家曾经到过这里。他们之中有: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毕加索(Picasso)和马克思·雅各布(Max Jacob)。咖啡馆内部极具特色的本色装修:极度“疯狂的岁月”常引得人们驻足其前细细玩味。 左岸花季咖啡顺着蒙巴赫纳斯大道走出稍远一点您就来到了“丁香庄园(La closerie des Lilas)”,这里会给您一种同“选择”一样的感觉和印象:来到这里您主要寻觅的是精神生活。您可以问问魏尔伦(Paul Verlaine)、波德莱尔(Charles Baudelaire) 或马拉梅(Mallarmé),“丁香庄园”是一家飘着书香诗韵的文学咖啡馆。“丁香庄园”的内部空间被装点的舒适幽雅,它所提供的传统厨艺也能使你食指大动。


    我们下一步将去离此几步之遥的圣日尔曼大街(boulevard Saint-Germain),这里只有一家咖啡馆能够停留我们四处闲逛的脚步,这就是古老而又神秘的“花季咖啡(café de Flore)”。尽管它已经有一百二十岁的高龄了(该咖啡馆建成于1885年),但“花季咖啡”好象仍旧开放在它生命的花季。店内仍保持着上世纪三十年代的美伦美奂的装修。它的周身环绕着许多著名艺术家为它带来的光环,譬如萨特(Sartre)和加缪(Camus),这些艺术家曾经的频繁到访也是这家咖啡馆的一个卖点之一。来到这里,如果您饿了可以点一个美味的火腿奶酪吐司(croque-monsieur),这是这里的一个拿手小吃。一些名人比如凯特· 莫斯(Kate Moss)、拉夫·劳伦(Ralph Lauren)或索尼娅·丽奇耶乐(Sonia Riquiel) 早已经熟识这道美味了。


左岸双偶咖啡馆    让我们继续我们无目的的漫步。直走向前,突然间眼前豁然开朗,一块陶瓷制路牌显示我们已经到了圣日尔曼德培广场(la place de Saint-Germain des Prés)了。这里就是著名的“双偶(les Deux Magots)”咖啡馆的所在之地了。咖啡馆得名于店内两尊木制雕像。这是一家写满巴黎神化和艺术家秘密的咖啡馆,甚至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双偶咖啡馆一直是巴黎的一个非常吸引人的地方。这家充满文学和艺术气息的咖啡馆自1875年起已经接纳了许多诗人和哲学家,许多哲学家喜欢在这儿奋笔疾书,或者与朋友展开激烈的讨论。从兰波(Rimbaud)到萨特(Sartre),再到那些超现实主义艺术家譬如布赫东(Breton)、毕加索等都曾在这里徘徊。 但是由于今天这样的好天气,这个惬意舒适的地方客人众多,如果您有心情耐心等座的话,不如进去坐一坐。如果您想充分的利用您的时间的话,不如趁着今天这样的好天气,跟着我们再向前走走吧。


* 断头台曾作为在法国大革命期间和随后的共和国初期执行死刑的行刑工具。它的威胁使法国人民望之生畏,它曾在1793年法国历史上的大恐怖年代斩断了许多著名政治头脑的脑袋。现如今,在取消了死刑的法兰西共和国,断头台只是一个纪念当初那段历史时期的历史收藏品。
上一页 巴黎塞纳河左岸历史 左岸咖啡(二) 下一页

您的个人看法(4)
金银花风景画规范化棵 于2006年05月26日 21:59:52 写道 :
美好革命化广泛棵 
Taking the ovreeivw, this post hits the spot 于2014年01月21日 11:14:43 写道 :
Taking the ovreeivw, this post hits the spot
Obviously, QuotesChimp may be contended that policy contract is around because the start of world. E 于2014年03月06日 01:12:11 写道 :
Obviously, QuotesChimp may be contended that policy contract is around because the start of world. Early Oriental retailers are generally attributed with having become the very first to comprehend the notion of distributing threat. Perhaps not that theyd a Lloyds of Peking, actually, nonetheless a clever agreement was reached by them to shield every person from the problems and deficits of band its, climate, along with other risks times. Each merchant was allowed by that agreement to send a little element of his freight in all of a few caravans that could be sent. If your ship wrecked in the roaring rapids of the Yangtse water, all the retailers might drop a little part of these products rather than just one retailer dropping every thing.
Ho ho, who woudla thunk it, right? 于2015年11月23日 07:25:51 写道 :
Ho ho, who woudla thunk it, right?









法国大西洋
法国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