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爱的法兰西


大仲马——最后一个进入先贤祠的伟人


    将大仲马(Alexandre Dumas(1802-1870))的骨灰移灵至先贤祠的决定产生于2002年。由于当时社会反对移灵的呼声很高,最后不得不由时任总统颁布总统令,才将骨灰移至先贤祠。当时任总统的雅克·希拉克评论此举为:“这一(移灵的)举动,(表现了)共和国将它最高的敬礼献给她最不安分和最有天才的孩子之一,这个孩子将他的终生都贡献给了我们理想的共和国。”


大仲马    移灵仪式由最初入葬的大仲马的地方,他的家乡维利耶-科特亥(Villers-Cotterêts)开始。世界文学巨匠大仲马在自己家乡的家族墓地里已安睡了一百多年,他家乡的人民非常反对这一移灵行为,因为大仲马生前曾立下遗嘱要在死后回到家乡。民间议论强烈:“遗嘱是有法律约束力的,不是因为大仲马不在了,我们就可以强奸他生前的意愿。”。但民间舆论不能阻挡政府移灵的决心,法国总统希拉克特意为这个问题颁布总统令,宣称必须将大仲马的遗骸移入先贤祠:“大仲马应该安眠在他的作家老朋友雨果的身旁”。


    移灵仪式最终得以进行,移灵人员首先到达大仲马生前居住的城堡,并在那里停留了一个晚上。当晚在该城堡里举行了一场移灵仪式。随后移灵团队来到法国参议院并在那里作短暂停留。晚上,一支装扮成中世纪剑客模样的护灵队抬着装有大仲马遗骸的上面盖有法国国家象征的蓝色盖布的棺材前往先贤祠,在那块蓝色盖布上写着大仲马《三剑客》里的名句:“大家为一人,一人为大家(又译为“人人为我,我为人人”)”。护灵队在夜色中缓缓来到先贤祠前,法国国家总统雅克·希拉克早已等候在殿前,随他一同在安静中等待的还有很多法国社会各界人士。希拉克亲自主持了安葬仪式,并为移灵仪式献辞,他在致辞中说:“今天,亚历山大·仲马将不再孤单。大众的美好记忆和幻想将永远伴随着他。”

    先贤祠前一个三剑客所生活的那个年代的骡车拉的移动舞台上正在上演《大仲马话剧》。年轻的演员们将大仲马小说中广为人知的片段重现在前来观看移灵仪式的观众面前。在街上观看话剧的一部分路人身着大仲马那个年代的衣装为演员们喝着彩。


    当护灵队来到先贤祠前,法国国家的象征马利亚娜(Marianne)骑着一匹白马来到大仲马的棺材前引领着护灵队前行,此时有人开始高声诵读雨果致大仲马的儿子小仲马的那封著名的信:“亚历山大·仲马(大仲马)这个名字不是只属于法国的,而是属于欧洲的,甚至属于世界的……”


    最后,大仲马的棺材被下葬到XXIV墓穴,此穴中早已安眠着法国另两名著名的作家:维克多·雨果和艾米勒·左拉(Émile Zola)。人们清楚得记得,他的老朋友维克多·雨果在大仲马最后一次拜访离开之后说的一句话:“我将去他的墓地回访他。” 现在,两个老朋友终于可以不再分离了。
上一页 先贤祠之维克多·雨果的葬礼

您的个人看法(1)
Thats an expert answer to an initnesetrg question 于2016年06月25日 23:05:07 写道 :
Thats an expert answer to an initnesetrg question









法国大西洋
法国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