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爱的法兰西


巴黎白领女人日记(三)

巴黎女人
巴黎女人,各自有各自的女人味道。她们有女孩的烂漫,有女人的端庄,也有职业女性的果敢。因为她们回首的清雅,她们轻转罗裙的飘然,她们颦笑的精致,才为这个世界凭添了一分风月……

第二部分:向周末进军!(周四、周五和周末)

星期四


购物使我很好的得到了休息,并且精神倍增的投入新的工作。和以往一样,刚走进办公室就被一个接一个的电话和铺天盖地的信件搞得焦头烂额,一个小时里,我的 耳朵始终没离开过电话听筒。当报纸开始排版时总是这样。接下来整个上午,我在各办公室间穿梭,向同事询问某些情况或给某个朋友提供一些建议。然后,主编告 知我的一篇文章由于电脑问题全被删除,所以需要重写。肯定的,麻烦是躲不开了。

顾不上吃午饭(只吃了一个水果),迅速投入工作,重新撰写文章,在下午时分,将让保罗戈蒂埃的报刊合订本整理好。于是我产生一个想法,在下一个工作繁忙期 到来之前,到巴黎以外的地方去度周末,以缓解紧张的情绪。随后立刻给几个朋友发了邮件,询问她们是否有空。接到她们的电话,得到肯定的答复,允许我订酒 店。但前提是我必须按时交稿,所以今晚只能回家继续撰写。

巴士底狱广场远观夜景19点半回到住处。终于可以放松一下。洗完澡吃过饭后,坐在笔记本电脑前查找本周末出游的住处。果真的找到了世间珍宝:在圣马洛(在布列塔尼地区,沿海城市, 面向英吉利海峡),靠近海边的一处房子。如此好的天气下,如不能呼吸到海边的空气真是种遗憾。还好,我还有时间预定,明晚就可以上路,一直驶向布列塔尼 (法国的西部地区,临大西洋,隔英吉利海峡与英国相望,度假目的地之一)。喜出望外的我,叫出了我的那些朋友一同出去转转,而且重新谈论起我那最好的朋友 (也许有一天我俩会成为情人)。

但是谈论并没持续多久就被我的三个朋友打断,在预先没有通知的情况下,突然出现,并邀请我到巴士底狱广场(在法国巴黎市区的东部,两百年前,举世闻名的巴 士底狱曾经耸立在这里)的一家很时尚的酒吧去见与其他几位同事。我们三三两两到了巴士底狱广场,今晚那里灯火通明,夜晚的气氛格外热闹。在这几小时间,我 们从一个酒吧随兴逛到另一个酒吧,最终停留在首都的一个夜总会,据说汤姆克鲁斯会露面,但最终还是没能见到他。凌晨两点,我的朋友开车把我送回住所,那 时,已经没有地铁列车了。到家后,毫不费力地就进入了梦乡。

星期五

今天早晨,和其他几天不同,起床很困难。但当我想起这个周末,困倦转眼间就烟消云散了。然后,我开始准备我的提箱,打算直接带去上班,这样下班后可直接出 发,而不用再返住处了。很快梳洗完毕,匆忙的赶去上班。乘地铁使我感到时间过得飞快,更何况一个乐队进了我在的车厢,演奏“埃迪特.皮亚夫”(Edith Piaf法国最著名的女歌手,被誉为法国香颂歌手。“香颂”为法语“歌曲”一词的音译)的歌曲。

到了编辑部,同事的面色看上去很疲惫,好像昨晚所有人都出去了。应该说昨晚在酒吧我与太多办公室的朋友们相遇过。将近11点,编辑部的所有人都停下手头的 工作,聚在一起喝咖啡。跟几个编辑闲聊时才意识到,这周末只有我一个人外出游玩,由于本周排版制版等大量的工作积攒在一起,看来剩下的同事不得不加班赶进 度。

西岱岛夜景
下午一点,我的同事和我一起到楼下临街的餐馆,视线刚好可以看到圣路易岛(塞纳河水从东南方缓缓流进巴黎,在这里冲刷出两个小岛,一个是圣路易岛,一个是 西岱岛,两个岛屿相距50米,由圣路易桥连通)。看着塞纳河上的客轮一艘艘地驶过,感觉真好。

一小时后,我们回到了编辑部。感到兴奋的是几小时后我就可以离开这里,而剩下的记者还要留下继续工作。将近五点时,我收到一条好朋友的短信,告诉我按预先 计划在蒙帕那斯火车站(Gare Montparnasse,巴黎的六大火车站之一,其余五个为萨拉扎尔车站, 里昂车站, 北站, 东站, 奥斯德利兹车站)等我。很放松,但想到将赴布列塔尼地区度周末就有些迫不及待。下午的晚些时间一直在浏览网页,最后为我的住处订购一件家具,为下周准备的 一本新书,还买了几张CD,为了凑齐我收集的滚石唱片。

终于到六点了。手提着行李,向我的同事问候周末愉快后匆忙赶上地铁,到蒙帕那斯火车站已经迟到了几分钟。找到我的朋友后,立刻登上前往圣马洛、即将开动的高速列车(TGV)……而周末才刚刚开始……


未完待续……

上一页 巴黎白领女人日记(二)

您的个人看法(0)

没有网友评论









法国大西洋
法国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