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爱的法兰西


先贤祠 ——共和国为它安上了十字架


共和国为它安上了十字架


    与欧洲许多其它国家不同,法国是个政教分离的国家。比如说法国周边的接壤国西班牙、意大利等,都是天主教国家。而法国政府则是一个无宗教的中立的政府。政府不但自己中立,而且要求所有归政府管理的机构,比如公立学校,都要保持中立。所以在校的学生,特别是未满十八岁的成年人,都不可在学校这样的公共场合,表露自己的信仰,亦不可抨击侮辱他人的信仰。这其中包括,信奉天主教或基督教的教徒不可佩戴十字架,信奉伊斯兰教的女性不可蒙面纱,信奉犹太教的人不可戴犹太教的小帽子等。

    巴黎先贤祠最上方有一个巨型十字架,而这个十字架却是政教分离的法兰西共和国政府为它安上去的,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1790年,先贤祠的设计师苏夫洛当年的两位助手之一——让-巴蒂斯特·宏德莱(Jean-Baptiste Rondelet)正在进行先贤祠建设工程的收尾工作。在苏夫洛当年的设计原稿上,教堂的大圆顶之上还有一尊巨大的圣女日内维吾的雕像。在雕像还没雕成之前,让-巴蒂斯特·宏德莱暂时性地在原雕像的位置放了一个大十字架。

1792年的圣日内维吾大教堂    正当圣日内维吾教堂(先贤祠的前身)工程进入收尾阶段的时候,法国发生了一件震惊世界并影响法国几百年的历史事件,即1789714日爆发的法国大革命。大革命爆发后,当时的王后玛丽·安东尼特和王室亲信多次劝说法国国王路易十六逃往外省避难。由贵族自降为平民的革命者,前伯爵米拉波(comte Mirabeau)曾劝说路易十六采取妥协立场,推行君主立宪制。1791年国家临时议会决定将在建中的圣日内维吾教堂改建成陵墓,用来迎接革命者米拉波的骨灰。卡特马赫·德·泉夕(Quatremère de Quincy)受命将教堂进行改建。一尊高九米的由法国著名雕刻巨匠克劳德·德如雕刻的一位(Claude Dejoux)吹长号的女子的雕像代替了原先的那个十字架。

    1806220日,拿破仑决定恢复该建筑最初的功用,但教堂大圆顶最上面的那个女性的雕像仍被保存了下来。182213日,历经了六十多年建设及停建的圣日内维吾教堂终于建成开门迎客。这时教堂大圆顶最上面的雕像又被改换成一个纯铜制的外表镀金的大十字架。1830826日,重又改回王国的法兰西的新主人——国王路易·菲利浦(Louis Philippe)又将该建筑改成为重要人物停灵的“万神殿”。这个前身为革命者,自称为“沙特尔(Chartres)公民”的新国王又令人们将大铜十字架拿下,取而代之的是一面旗子。1851年12月6日,法兰西第二共和国的第一位总统(又称“王子总统”)路易-拿破仑·波拿巴(Louis-Napoléon Bonaparte)下令归还圣日内维吾教堂的天主教教堂的最初功用,人们又重新将一个大十字架安上了教堂的大圆顶。

    1871年,法国又爆发大革命,同年318日,世界历史上第一个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巴黎公社”建立。公社建立没多久的187142日,公社的社员们就冲到了圣日内维吾大教堂将教堂大圆顶上方的那个大十字架的十字臂给锯了下来,然后在锯掉臂膀的光秃秃的大柱子上方插上了一面鲜艳的红旗。

现在先贤祠顶端的十字架    由于法国在普法战争中的惨败,这个世界上第一个无产阶级政权只持续了短短的72天。巴黎公社结束后,虽然教堂上方的红旗被拿下来了,但圆顶上那个失去两臂的大十字架的双臂却再也找不回来了。1873年的7月,一个石制的高4米,重1.5吨的大十字架才又重新被法兰西第三共和国政府安上教堂圆顶。

    1885年,为了安放维克多·雨果的骨灰,法兰西第三共和国重新将该建筑改为“万神殿”,但是共和国却没有把建筑顶端的大十字架拿下来。后来,为了更好的保护这个大十字架不被自然界毁损(的确,由以上介绍的教堂上方的这个大十字架的故事来看,人为力量的毁损是不能预防的),人们又在十字架上安装了一个避雷针。

上一页 巴黎先贤祠的秘密 先贤祠中安葬的伟人们 下一页

您的个人看法(2)
旅游发烧友 于2009年09月23日 12:13:13 写道 :
先贤祠内部的底楼"大堂"里、有个雕像,请问这个雕像是谁?(是底楼大堂里的雕像,而不是地下墓室里的雕像)
Ola Dr. td bem?Fui ao dentista dia 7 /11 fazer uma reuastração, o dentista aplicou a 于2016年06月26日 05:10:32 写道 :
Ola Dr. td bem?Fui ao dentista dia 7 /11 fazer uma reuastração, o dentista aplicou a anestesia mas ate hoje ta doendo muito, ja fui nele e ele falou q era normal…mas parece que ele acertou em um nervo, tem hora que me da ate dores de cabeça. o que eu faço?









法国大西洋
法国旅游